秦宇子的《LUNA》,讓我們學會好好聽歌

  很多人都看輕選秀節目,認為這只是綜藝和娛樂。但沒有選秀節目,哪能聽得到那麼多流散於江湖的傳奇聲音,其中有些聲音,更是聽一耳朵覺得驚豔,再聽一耳朵還是覺得驚豔,比如秦宇子。

  作為第三季《中國好聲音》的學員,秦宇子也是當季節目最讓人印象深刻的選手之一。不過,和很多選秀出身的歌手一樣,參加完節目的秦宇子,並沒有在音樂事業上一路高歌猛進。這就是社會的現實,持續的曝光才能持續的被關注,而有些人就因為關注度低,慢慢消失在了人潮人海。當然,殘酷的説一句,有些歌手走了也就走了,但有的歌手卻值得你一直等待下去,比如秦宇子。

新聞配圖01.jpg

  在加盟“太合音樂”這艘音樂航母之後,秦宇子終於推出了一首真正屬於自己的烙印型單曲《LUNA》。和一般新人、新廠牌的新單相比,秦宇子這首作品對於她來講,可以是一首奠定個人高度的風格型作品,對於今年的華語樂壇來講,同樣也是一首人與歌結合的典範之作。

  秦宇子會唱歌,這個大家都知道,也是最不需要用單曲來證明的東西。而且,一個在很多人眼裏公認的唱將級歌手,如果一旦發行的作品,留給人的只是唱將這個印象,那麼這首歌曲基本就是失敗的。正所謂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唱將型歌手想要破局,只有一條路好走,那就是把唱功在合適的作品裏,用在合適的地方。

  《LUNA》這首作品,雖然請到了厲曼婷擔任填詞人,而華語詞壇大家的她,也以優美、形象和簡潔的用詞,將月光女神鮮豔又憔悴的氣質躍然紙上。但作品雖然製作上精益求精,卻沒有現在那種用錢砸歌的商業味道。整首歌曲無論是作曲還是編曲,以及作曲人葉懷佩的鋼琴演奏,還是馬毓芬老師的和聲,都是在典雅的基調上精工細造,所以也有了套路歌曲所沒有的藝術感。

  而如果説此前華語樂壇的炫技成風,是唱功1.0時代,那麼秦宇子在《LUNA》這首歌曲裏的演繹,無疑已經是進入到唱功的2.0時代。整首作品裏的技巧,都以一種隱藏的方式,躲在各個細節中,而不是以一種比較表面的方式,凌駕於歌曲之上。但和那些感覺派的歌手又不同,秦宇子的底子,又註定了這首看似用非常內心演繹的作品,在不經意處,常常會有驚豔的細節。

  從作品開始的低吟淺唱開場,中音處的秦宇子,已經賦予了作品足夠的力度和聲線磁性,一些小細節的Shuffle處理,恰到好處地將情緒變的個人,也讓音樂變得從容自然。而之後的高音,秦宇子同樣表現的雍容而不急切、嘹亮卻不吵鬧,像是自然延伸出來的轉調,既讓人想到R&B,但又和R&B那種套路化的炫技完全不同,很明顯感覺整個的技巧,都是通過情緒一步步發酵並推動的。

  即使在人聲的最高點,秦宇子同樣可以表現出那種婉轉、纏綿的情緒,而且在收放之間,以一種剋制和節制的方式,在人聲與人聲之間,形成更多的留白空間,與那種老是用高音頂到爆格的作品相比,這種放中有收的處理,不僅技術更高級,聽起來也更其味無窮。

  由秦宇子本人及馬毓芬老師所配唱的和聲,更用一種人聲的合諧,來襯托主人聲部分的優美,也體現出人聲的那種立體感和層次感。在這個每位歌手都想證明自己聲音獨一無二的時代,其實往往忽略了唱歌的另外一種美感,及不同聲部的合作與全諧,《LUNA》,做到了。

  《LUNA》這首歌曲還有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部分,就是整首歌曲的詞曲唱,沒有那種明顯的分離感。厲曼婷的歌詞在秦宇子的歌聲中,就像是秦宇子自己迎風唱出的文字之花,一頓一挫,都與她的音色不可分離。而作品在編曲上,基本已經沒有了編曲的印跡,就像是隨着整個人聲部分服務,從而真正起到樂器襯托人聲的效果。這聽起來似乎是歌曲存在的意義,也是歌曲類編曲應該去做的事情,只是近幾年因為歌曲創作的乏力,歌手演唱的缺乏想象力,讓很多作品都無限突出編曲的音樂性,從而覆蓋了歌曲應該有的很多表達功能。秦宇子的《LUNA》,則以這樣一種方式,讓歌曲迴歸了歌曲,讓歌聲重新變得迷人。

  文/愛地人


關於星關係 | 聯繫方式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香港繁體版 | 臺灣繁體版 | 中文简体版 | 娛樂今日新鮮事

Copyright © 2017 星關係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