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餅俠》欠你的,《縫紉機樂隊》加倍還給你!

今年的十一檔又是一場腥風血雨,3天內多達12部影片上映。但號稱近年來最長的假期也只有8天而已。看什麼不看什麼,選擇恐懼症患者們想必已然被逼瘋。12部影片中,《羞羞的鐵拳》以贏家姿態高居期待榜榜首,《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依靠熱門IP在粉絲們的星星眼中登場,成龍馮小剛分別以《英倫對決》和《芳華》加入混戰。戰亂中,有一部相對來説沒有強光加身的影片選擇了提檔,提前接受市場的檢驗,就是《縫紉機樂隊》。

——《縫紉機樂隊》?誰演的?

——大鵬喬杉

——哦,不想看。導演是誰?

——大鵬

——哦,再見。

這樣的對話不知道在多少人之間出現過。兩年前某俠最終票房近12億,但在很多人看來,這部作品似乎並沒有帶來12億的歡笑或12億的感動。如果把這個情形比作股市,可能更多人覺得這筆投資有點虧,本着吃一塹長一智的避雷原則,今年的《縫紉機樂隊》是能躲就躲。然而,全國路演傳出的笑聲太有誘惑力,本魚也就抱着試試看的心理走進了電影院,意外的發現,這張電影票實在太值,兩年前某俠欠的笑點,這支奇葩樂隊連本帶利全部還清。具體有哪些亮點,本魚總結如下。

密集的笑點

隨着電影市場的發展,觀眾也在不斷地成長。曾經屢試不爽的低俗笑料已經徹底失效。想要博觀眾一笑,既需要智慧,也需要新意。拋網上已經看爛的梗,惡意扮醜裝瘋賣傻,觀眾早已經不願為這樣的片子買單。換句話説,觀眾的笑點已經升高,你不能小看觀眾,笑料需要配的上他們的腦回路,玩的高級而酷炫,觀眾才會在被尊重的情況下接受你的取悦。

根據《縫紉機樂隊》觀片現場統計,每一場笑聲都高達200次以上。影片時長117分鐘,也就是説平均每分鐘可以讓你哈哈哈兩次。反正自認為笑點不低的本魚從頭到尾不是發聲“哈哈哈哈”就是自行腦補彈幕“hhhhhhh23333紅紅火火恍恍惚惚”。神邏輯,神名言,神展開,讓人驚呼“還能有這種操作?”。而且很多笑點藏得很深,一直在做鋪墊,最後才被抖出來,笑果更是轟動全場。

十一黃金週如果求一好心情,關了手機去看一場《縫紉機樂隊》未嘗不是個不錯的選擇。

至高的誠意

不靠流量小鮮肉博眼球,這是電影的誠意。

不做廣告大片,這是電影的誠意。

大型演唱現場全部真實拍攝,不拼湊不應付,這是電影的誠意。

所有樂器演奏都是演員真實演奏,為拍攝學樂器兩年,包括60多歲的老人和8歲的孩子,這是電影的誠意。

為拍攝專門建造了真實的大吉他建築,在影片中又真實摧毀,這是電影的誠意。

主題是搖滾不死,劇中很多演員,從場地工人到出租車司機,都請來了各個樂隊的成員客串。包括黑豹樂隊唐朝樂隊等等,甚至還有beyond樂隊的驚喜登場,這是電影的誠意。 沒有請人氣小鮮肉表演面癱刷粉絲,樂隊演奏不是隨便劃拉再靠後期配音,大場面不是剪輯什麼大型現場生硬地貼上去,背景不是五毛特效逗你玩,就為這份在電影市場已經越來越少見的誠意,這張電影票我掏的心甘情願。

深刻的思考

這部片子的另一個亮點在於並不膚淺。不是淺笑輒止笑完就腦袋空空地走出電影院。裏面有導演大鵬曾經的音樂理想,有濃濃的搖滾情懷,還有關於理想的思考。

喬杉飾演的修車工人胡亮從小是個搖滾愛好者,無關顏值,無關天賦,無關貧富,無關世俗的眼光,他只是想像自己喜歡的搖滾樂隊一樣,在家鄉標誌性建築大吉他下唱歌。大鵬飾演的音樂製作人程功起初只是想賺錢所以幫助胡亮組建了樂隊,後來被胡亮對理想的執着所感動,想起了曾經自己的音樂理想,認真籌劃了一場大型演出,在樂隊大獲成功時淚流滿面。

如果你曾經也有理想,如果後來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放棄了,如果你還能想起曾經的自己,相信你也一樣會落淚。或許不為搖滾,不為這部影片,而是為那個已經放棄的自己。

就比如15歲那年,本魚會説理想是當一個頂尖的聲優;25歲了,理想就變成當一個墮落的有錢人。當然,結果是我既沒有成為聲優,也沒有成為有錢人。只能催眠自己説生活就是這樣,然後有條不紊地活着直到老去。但15歲那年許的願,終究還是沒有忘記,只是被覆蓋着在繁忙的生活中落了一層灰。

看着《縫紉機樂隊》中其貌不揚的大舌頭工人胡亮最後站在他嚮往的地方唱歌時,本魚也矯情地想起了已經塵封的理想。

理想這個詞本來就透着一絲矯情,別説你沒有。

如果你還在為理想努力,恭喜你,看看《縫紉機樂隊》,他們的掌聲與鮮花你也會有;

如果你也放棄了理想變成了無趣的大人,沒關係,看看《縫紉機樂隊》,聽聽他們的音樂,想想曾經有理想的自己,肆意笑一笑哭一哭明天還可以繼續努力暴富。

(另外,本魚本對喬杉毫無好感,但看完這部影片以後,突然發現因為有理想,長成喬杉也會讓人覺得可愛。)

大鵬的成長

説起大鵬,很多人可能最初是通過《屌絲男士》認識他的。

如果你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屌絲男士》和《煎餅俠》,覺得自己並不接受或認可他的幽默方式,《縫紉機樂隊》將是你重新認識大鵬的契機。

大鵬也在成長。兩年前第一次嘗試做導演,各方面經驗尚不成熟,雖然票房成績大獲成功,但出現了一些負面評價。難得的是,大鵬沒有忽視這些負面評價,而是通過反省和學習,接受批評,吸取教訓,然後重新出發。

在電影市場,比起起點,潛力和成長更為重要。

第一次當導演,錯了,被罵了,沒關係。重要的是本人怎麼對待大眾的聲音。

有的人會説這是我的風格,覺得不好是大眾不懂得欣賞。很好,從此大眾可以不再需要這個人。

而大鵬不是。如果把電影上映大眾審查比作考試,第一次參加考試成績欠佳,學生大鵬回去重新做了功課,閉門苦讀,第二次來參加考試,那麼作為考官的觀眾們是不是也應該抱着期待的心情去看待這個勤奮刻苦的學生,而不是拒絕閲卷呢。

就比如蘇有朋導演的第一部作品《左耳》也是接受了各方的批評,而第二部作品《嫌疑人X的獻身》備受好評,打了漂亮的翻身仗。從此進入我們視野的好導演又多了一個。

大鵬也一樣,作為一個有智慧,有誠意又肯上進的導演,我們不妨給他一個成長的時間,重新展示自己的機會。以《縫紉機樂隊》為轉折,或許大鵬作品今後將是我們期待的高質量品牌之一。

暫無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關於星關係 | 聯繫方式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香港繁體版 | 臺灣繁體版 | 中文简体版 | 娛樂今日新鮮事

Copyright © 2018 河南鼎越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備案信息:豫ICP備1701547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