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火》:聚焦社會痛點凸顯人文關懷

走火》:聚焦社會痛點 凸顯人文關懷

正在浙江衞視中國藍劇場熱播的四十集大型連續劇《走火》,首度聚焦鐵路警察這一特殊羣體,伴隨着驚心動魄的劇情及重重懸念的展開,收視率穩居省級衞視黃金檔前列,實力詮釋了何謂國產懸疑推理劇的話題之作。難能可貴的是,除了劇情精彩、演員給力之外,該劇還融入了對於社會現實的關照,將家暴案件、拐賣兒童案等反映時下新聞熱點、取材現實生活的典型罪案鋪陳其中,呼籲社會對女性和兒童等社會弱勢羣體的關注,凸顯了該部作品所承載的社會責任感與厚重的人文關懷。

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家暴發生率超1/3,其中90%受害者為女性。而且受社會偏見、心理壓力等因素影響,大多數遭遇家暴的女性都會選擇沉默或是逆來順受,找不到生活的出口,長期承受着不為人知的痛苦與磨難。《走火》用了四集的筆墨,講述了熹旺電器老闆娘曲美娟長期遭受家暴,之後憤而反抗的意外殺人案件。這一案件將《走火》一貫擅長的懸念推理畫風推向了極致,熹旺電器老闆劉忠橫屍火車貨箱,倉庫保管員邢越下落不明,劉忠妻子曲美娟遮遮掩掩,青年鐵警們在趙鵬程的引領下,不放過蛛絲馬跡,大量實地走訪,大膽推理論證,從視頻監控中找到案件突破口,最終曲美娟在武薇“女人對女人之間的溝通”中,卸下心防,交代了自己意外殺死家暴丈夫,並在邢越對其做出非分之舉後,殺死邢越且毀屍滅跡的案件真相。劇中採用大量閃回鏡頭,追溯案件原委,着重刻畫曲美娟長期生活在丈夫劉忠家暴陰影下,瀕臨崩潰的心理狀態。曲美娟雖為犯案者,但身為家暴受害者所承受的摧殘與不幸,卻也讓武薇等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劇中藉助武薇等人對案件的討論,探討了此類罪案背後深層的社會原因,呼籲整個社會對家暴這一社會現象的警醒,同時也鼓勵家暴受害者果斷實施報警,防止更多人因無法通過正常途徑擺脱家暴,從而走上劇中人的犯罪道路。

一部好的罪案劇集,除了邏輯推理之外,還應充滿對人性的悲憫。在破獲拐賣兒童案的過程中,《走火》就充分展現了不同視角下人性的選擇這一複雜的是非題。劇中別有深意地引入了魏萊這一千里尋子並不惜以身試法、以自己的力量懲惡揚善的父親角色。他的兒子東東被人販拐走,妻子小茹從此精神失常,在與人販交易過程中被騙,於是他憤而走向以惡制惡的犯罪道路。《走火》以充滿同情的鏡頭語言,放大了阿萊的悔恨、淚水、無奈、悲憤,藉助黑白的回憶畫面,展現了失蹤兒童家長的心理掙扎與面對現實時的悲憤無助,勾連起觀眾的同理心。正如武薇所説,“世界都是兩面性的,我們在不同的世界,看到的也不一樣。”在普通人眼裏,阿萊是一位好父親,但在警察眼裏,阿萊是一名犯罪嫌疑人。雖然阿萊的遭遇令人同情,但是以身試法終究是一條歧途,我們要相信法律會制裁那些做了壞事的人,這也是該劇始終堅定地向觀眾傳達的一種信念。劇中藉助阿萊這一主線人物的動機與走向,將劇情層層推進,相繼貫穿瞭如小販範羽、家政婁嬸這般潛藏在我們身邊、難以覺察的施害者角色,提醒每位觀眾,特別是家長觀眾們提升對孩子周邊潛在危險的警惕,同時批判了唯利是圖的罪惡本源,發人深省,引人深思。

家暴案件、拐賣兒童案只是社會上眾多現實案情的縮影,《走火》用以小見大的手法,聚焦社會痛點,揭示社會現實,為國產懸疑推理劇帶來了新的社會視野,給整個社會帶來了及時的警醒與深刻的反思,響應了習近平總書記對文藝作品應“觀照現實生活,用光明驅散黑暗”的現實號召,具有深刻的社會影響力與示範效應。

暫無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關於星關係 | 聯繫方式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香港繁體版 | 臺灣繁體版 | 中文简体版 | | 娛樂今日新鮮事

Copyright © 2018 河南圖靈實驗室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備案信息:豫ICP備1701547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