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邁奇《3189》上線 Z世代少年的狂想獨白

很少有人可以把“失眠”描繪地這般生機有趣,焦邁奇稱得上一位。今日,他的最新單曲《3189》上線,先鋒獨白搭配多變唱段,把無眠夜的絮語唱出了狂想曲般的豐滿——年輕張揚,多元個性,思想獨立。

1.jpg

這首睡不着的歌,沒有抱影無眠的自憐,也沒有傷春哀秋的喟歎,而是充滿想象力和畫面感。既有可愛的對話,也不乏深刻的洞見,若要用一個詞形容,大概就是“創造力”了。

沒有規矩,才成方圓

初聽《3189》,可以説是一首沒有“規矩”的音樂作品。以鮮明的鼓點入場,隨之而來的是一段絮語般的念詞,從哲學藝術講到物理天文,從日常娛樂想到人生意義。緊接着一段清新副歌,把少年的失眠唱得自然輕快——連“把我的睡眠還給我”都帶着點俏皮勁兒。

在聽者以為一首歌的框架就此固定時,焦邁奇又開始與Siri的對話、對着天花板數羊、進行瘋狂幻想,兒歌、童話、自言自語……直到一句“生命中所有的燦爛,最終都要靠寂寞來償還”,話劇式的獨白突然有了一種遼闊感,令人想到《戀愛的犀牛》裏的那段經典獨白,鏗鏘有力,雲破日出。

最後,大概是少年醒着到了天亮,五光十色的幻想結束了,想起自己依然有網課要上,有作業要寫,一個小品式結局再次回到開頭的氛圍,給歌曲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完整性。

不得不説,這是一首反流行又極具趣味性的作品,多元而不失完整,碎散卻敍事有序,正應了當下年輕一代常説的:沒有規矩,才成方圓。

2.jpg

90後唱00後日常,一個時代的羣像

維特根斯坦在哲學上有過一問:無意義可以進行有意義的言説嗎?事實上,在藝術創作中,許多看似無意義的描述,展現的卻是充滿言説的意象。在《3189》中,焦邁奇藉由諸多天馬行空的吟唱,描繪了當下00後的日常:熱鬧的或寂寞的夜,虛度的或繁忙的日,那些或辛苦或迷茫或反省的日子,都是這個時代的羣像,也是焦邁奇對當代年輕人的觀察與思考。正如他所言:《3189》不是一個人,而是這個時代下的年輕人縮影,是一個時代符號。

或許,從這樣的角度看,這首歌的無序與有序,無意義與有意義都得到了解答。Z世代的少年是不可被定義的,Z時代的年輕力量也是不可被侷限的,身為90後,焦邁奇用這樣一首歌,唱出了00後的世界,也唱進了年輕人的內心。

觀察者+唱作人

由《我的名字》開始,“少年感”便成為焦邁奇最為大眾認同的標籤之一。從《嘩啦啦少年再見》《今天也想見到你》到《貓常常給我人類的感受》,他自身也在不斷用創作豐富着這種“少年感”的內核。如果説《我的名字》是純粹的,那麼如今的《3189》則更帶着一種先鋒藝術的色彩——真正的少年感,是突破與初心兼備。

不可否認,作為從流行音樂土壤中成長起來的唱作人,焦邁奇天生帶有流行基因,但近些年他在創作上的自我迭代,令他有了打破流行、多元創作的決心。如今,他的創作已經不僅侷限於個人的情感抒發,而是建立在觀察世界、觀察社會、觀察自然的基礎上,多了一份思索,也多了一份探索。而這,正是一位唱作人不斷前進的證明。

據悉,在《3189》之後,他的個人全創作二輯也即將與大眾見面,也將更大程度地向我們展現越發成熟包容的創作理念和多元風格,值得期待。

暫無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關於星關係 | 聯繫方式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香港繁體版 | 臺灣繁體版 | 中文简体版 | | 娛樂今日新鮮事

Copyright © 2018 河南圖靈實驗室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備案信息:豫ICP備17015470號-1